【全职高手/修伞】夏夜的诗

清明节……贺文。


还是和寒寒 @写来竹柏无颜色 一起的那个修伞架空,带张佳乐玩。


结局就像糖,只甜不忧伤。

我保证。


====================================================================

夏夜的诗

 

“不行,”佣兵协会大厅前台负责办理文书工作的小姑娘摇摇头,她颊边一缕蜂蜜色打着弯的头发晃了晃,“看我的口型呀年轻的先生,我说,不。行。”

苏沐秋还要继续解释,小姑娘用笔杆敲了敲自己手里的厚本子,“一个佣兵——合法注册了的佣兵,只能带一个人,换言之呢,白吃饭不干活的人对我们协会来说,一个就够了,”她稍微点了点头,露出礼貌又标准的笑容,“那么,祝您今天心情愉快,一切顺利。”

“哎呀……”苏沐秋靠在柜台前的窗口旁,心不在焉地划着圈,“……这么快就要做人生中最重要的决定了吗?”

 

“所以呢,”苏沐秋把最后一块面包掰了两块,一块递给苏沐橙,一块拿在自己手里,一边的眉毛高高挑起,“这个关乎你前途命运的选择,还是你亲自做吧。”

“帮我拿一下果酱……”叶修一只手举着一卷资料,目光没移动分毫,另一只手掌摊开,冲苏沐秋的方向勾了勾手指。

“我在和你说正经事——”

“那我去注册佣兵吧,”叶修把资料翻了个面,眨眨眼睛抬头看到苏沐秋一副不敢相信的表情看着自己,“哎,果酱呢?”

最后是苏沐橙把果酱的瓶子往叶修的方向推了推,嘴里塞着东西含含糊糊地不知道说了句什么。

“这么简单?”

“是啊。”叶修拿过瓶子和面包刀,就着苏沐秋的手,在面包上涂了一层果酱,覆盆子,蓝莓和草莓口味,里面还加了薄荷,口感酸甜适中,还带着一丝清凉,作为夏日早餐的调味品再合适不过。

“之前有人深沉地说过,”苏沐秋把涂好了果酱的面包抽走,学着叶修的表情,“我是一个不能暴露身份的人,虽然有许多不方便的地方,但还是请你们能够原谅我这个有些不合理的决定……并且以此为理由,拒绝了很多次——你看着我的口型——很,多,次去协会注册的意见,而这可完全是我出于好意的明智建议。”

“当时有别的选择,现在不是没别的选择了吗。”叶修抖了抖资料放到了一边,拿勺子搅了搅已经有点黏在一起的麦片。

“那什么时候去?”苏沐秋把自己手里的面包掰了一块塞叶修手里,“我看今天下午就可以,接任务,注册佣兵,然后顺便就能把剩下的纸质文件都搞定,给沐橙转学,搬家,好就这么定了吧。”

苏沐秋笑嘻嘻地把叶修面前的碗往他的方向推了推,“快点吃,今天天气这么好适合出门,吃完了我们就去协会。”

 

大陆上任何一个有些本事的冒险者,如果想在佣兵协会注册成为一名拥有徽章的佣兵,需要具备以下条件:

一、申请人须年满十五周岁。

二、申请人须有一名以上正式佣兵作介绍人。

三、愿意为协会积极工作。

四、服从协会的工作分配,执行协会的决议。

五、按时缴纳年费。

当别上了那枚闪闪发光的胸针之后,年轻的勇士们就可以开始他们的佣兵生涯了,那么,首先从接受任务开始怎么样?

每天,佣兵协会都会接到来自各地的任务委托,种类多种多样,包括所有你所能想象到的或者想象不到的委托。佣兵协会根据任务的难易程度和所需要技能范围进行分类,不同等级的雇佣兵,接受任务等级的范围也有所不同。任务内容简述,委托人背景信息,奖励内容等等,都可以在各地佣兵协会大厅里的公示板上找到,从遛狗到打败恶龙,从农夫到贵族,还有雇佣兵先生们最关注的部分——奖励:金钱,珠宝,房屋,魔法道具,高级装备,或者一个热情的吻。对大多数雇佣兵而言,协会的信息栏就是每天的早报,而且是始终在刷新的招聘信息板块。

对于叶修和苏沐秋这样完全依靠任务奖励生活的雇佣兵来说,任务公示板,和他们的晚餐菜单息息相关。更丰厚的任务奖励,才能带来更丰盛的菜肴。

成绩好的学生会获得漂亮的缎带奖章,勇敢的士兵在胸口别着彩色的军功章,传奇的英雄被写进历史书,雇佣兵也有他们自己的成绩册,表现良好的年轻人,理应得到更多奖励。

根据任务的完成率和完成程度,佣兵协会会定期对雇佣兵先生们进行考察和排名,雇佣兵的评定是一个复杂的系统,不但要考核雇佣兵本身的能力水准,还要参考完成任务的数量和质量,甚至雇佣兵本人的道德标准也被算作其中一个衡量选项。排名等级高的先生有优先选择任务的权利,还能得到协会的私人定制信息咨询,还有专门的协会成员根据他们所完成的任务选择偏好为他们推荐任务。

顺带一提,苏沐秋在年轻的雇佣兵之中,等级相当高,而叶修作为水平实力和他相当的年轻人,也有他不申请成为雇佣兵的原因,一个有些令人感到心酸的理由就是,若要成为注册雇佣兵,每年都要上缴一份相当可观的年费,他说,请允许我一字不差地引用他的原话:

“我不能再给这个风雨飘摇的家庭财政增添更多压力了。”

诚然,每年交给佣兵协会的年费对于大多数雇佣兵来说都是一项比较大的开支,当然了,你也可以选择脱离整个雇佣兵组织,私下接受任务委托,从而省去这一笔花销。且不论自己单独接受任务的可能性,雇佣兵协会还提供了许多和生活息息相关的服务。来往于大陆各地的廉价交通,在协会下属商会的免费个人账户,低价的医疗服务,几乎可以算是免费的住所提供,甚至佣兵协会还负责为佣兵的学龄家属申请学校。叶修和苏沐橙,作为注册雇佣兵——苏沐秋先生——的家属,一直坦然地享受着这些便利条件。然而这些诸多优惠,都和雇佣兵的等级息息相关,越高级的雇佣兵,所能支配的协会资源就越多。“享受更多协会所提供的便利”也成为许多雇佣兵努力完成任务提升等级的动力。

由于任务需要,苏沐秋兄妹和叶修一起要搬去另外的城市,而雇佣兵手册上明文规定,一名已注册的雇佣兵,只有一个使用免费交通的附加名额,因为各种原因没有注册成为雇佣兵的叶修,在面临被兄妹两个抛弃的危机时,勇敢地选择了鼓起勇气面对过去和某些不能说的理由,打算填表申请成为一名注册雇佣兵。

 

“……介绍人……”叶修抬了抬眼皮看着正在贴照片的苏沐秋,“我的介绍人先生,到你了。”

苏沐秋伸过头来看了一眼申请表,“你还有那么多没写,你把申请人那里空着,最后我来填。”

叶修低下头去继续填写他那张似乎永远写不到头的申请表,同样做着纸头工作的苏沐秋和他的额头凑在一起,两个人手中的羽毛笔偶尔碰在一起,羽毛末端柔软坚韧的触感绞揉在一起,撞歪了笔下墨水的线条。

墨水和纸有着特殊的气味,像是某种隐喻的冲动,笔尖摩擦纸面的声音像是夜晚撩动人心弦的小夜曲,沙沙沙,沙沙沙,啦啦啦啦,你是我心上流动的情歌,我是你窗台边为你吟诵诗句的夜莺。

 

“我闻到新一轮任务的味道。”苏沐秋忽然用胳膊肘撞了一下身边专注填表的叶修,眼睛盯在自己面前的纸没挪开。

“噢是吗,什么味道的,金币还是铜板……”叶修把笔放下,站起身揉了揉手腕。

“你听,”苏沐秋眯着眼睛笑弯了嘴角,“这是赵老板从楼上走下来的声音,像是过去我们那个发条没拧紧的闹钟。”

苏沐秋的话音刚落,协会里年轻的工作人员抱着一沓五颜六色的纸推开了木头门,轻轻咳嗽了一声。

等叶修挑挑拣拣把任务领回来时,苏沐秋已经填完了所有表格,正趴在前台接待处的桌子上,和年轻的姑娘说着笑话,姑娘脸颊边那缕蜂蜜色的头发依然打着弯。

“好了?”叶修问。

“还要一会儿,你明白的,填表啊审核啊这些工作什么的,”苏沐秋看了看窗户外面,“还早,等会儿我们去沐橙学校门口埋伏她吧。”

“……嗯?”

“我要看看跟我妹妹走得近的都是哪些人,有没有一些看起来就不怀好意的小子——”苏沐秋拿眼睛在大厅里扫了一圈,锁定了一个目标“——比如那边那个。”

 

被苏沐秋拿来当“不怀好意”代表的小伙子忽然扭过了头,那是个如同春天的桦木一样挺拔的年轻人,他隔着整个大厅投射过来一个颇有些生涩的敌意眼神,过长的火焰色头发在脑后扎成一个轻巧的马尾,发梢搭在肩膀上。

毫无疑问,这位年轻的先生是一个打扮花哨的弹药专家,行头的色彩之复杂多样,活像是打翻了艺术家的调色盘在自己身上,更不用提他衣服上那些装饰用的堆砌在一起的繁复花纹,这个人是甜得发腻的巧克力糖,辣得过火的炸肉卷,苦得发涩的浓咖啡,是热情度百分之二百的人生。但如果要让大多数雇佣兵来为他写两个字的印象,大概会是类似的答案,这样的年轻人只有一个词可以形容,那就是“危险”。他腰间的皮带上挂满了手雷,手榴弹以及其他一些“新鲜玩意儿”,也许他那件绣花夹克的内衬里还藏着更多火药,你可以从他把玩手中手枪弹匣的动作看出来,他还是一个有些神经质的攻击手,前一秒钟还和你拍着肩膀和气地聊着天,下一秒钟就会用他那精致的小手枪抵着你的额头。

“请在这里写上今天的日期,在这里和这里签上您的名字,”蜂蜜色头发的女孩子递出来了文件夹,露出了这些天来最灿烂真诚的笑容,“叶先生,欢迎加入佣兵协会。”

苏沐秋在旁边敷衍地拍着手,“恭喜,欢迎。”

“有没有实质性点的庆祝?”

“冰淇淋?巧克力?”

“能不能换个不是沐橙喜欢的,今天的主角应该是我……”叶修把文件递回给姑娘,把那个闪闪发光的徽章随随便便地别在了衣领上,和苏沐秋一起走出了佣兵协会。

 

“那个战斗法师……”张扬的弹药专家在他们离开后凑到了咨询柜台前,对着蜂蜜色头发的女孩抛着媚眼问,“……名字是?”

“嗯……”姑娘翻了翻资料,“叶秋。”

“谢啦,美丽的小姐,”年轻的先生拉着姑娘的手,“您比春天还要令人心情愉悦。”

“您的嘴巴还是比蜂蜜更甜呢,”姑娘把手抽出来撩了一把颊边的头发,“张佳乐,今天的彩券中奖了吗?”

张佳乐捻了捻口袋里某一张小纸片的边缘说,“我的好运气都攒着呢,迟早会中一个惊天动地的。”

“好吧好吧,”姑娘笑了笑,“但愿你换个地方能运气好点,一路顺风。”

“谢啦。”张佳乐笑了笑,转身走入铺了一地的橘色夕阳中。

 

不要留恋过去的时光,不要为和过去的老朋友道别而难过,因为挥别了老朋友之后,你会认识新朋友。

哪怕你可能在老地方和那位朋友擦肩而过许多次,却在机缘巧合之下和他在完全崭新的环境里相识,你们共享过相同的咖啡馆和小公园,像是重逢在异地的老相识,熟悉又陌生。

“合作愉快。”张佳乐咬着涂了厚厚果酱的甜甜圈跟叶修和苏沐秋握手问好。

“你也愉快,”叶修上下打量了他一下,“你这一身上下的装备可不少。”

“等会儿你们就能见识到了,”张佳乐咔嗒咔嗒地玩着手中的手枪和弹夹,“我盛大的烟花表演。”

苏沐秋小声和叶修说,“我就说,要是让我见到沐橙和这样的人交朋友,我肯定——”

“——嘘,他能听见。”

苏沐秋立刻噤声,观察了一会儿张佳乐毫不知情的背影,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拿肩膀撞了下叶修的胸口,“你在骗我。”

“那你还上当,”叶修耸了耸肩,说道,“认真点,先生。”

 

“魔法阵,你们俩谁来?”张佳乐站在遗迹门口往旁边跨了一步,做出邀请的手势。

“不会。”苏沐秋和叶修同时摇头。

“战斗法师,你名字里有一半是魔法,你竟然不会?”张佳乐随手扯了一片树叶,贴在嘴唇上看着叶修说,“骗子。”

“这可是我心上的一道伤……”叶修有些落寞地看着远方,“……我是一个无法使用魔法的,战斗法师。”

张佳乐的表情像是剧情复杂的戏剧,来回变个不停,最后停在一个有些疑惑的表情,他挑起一边的眉毛问苏沐秋,“……真的?”

苏沐秋在一旁冲他轻轻地摇了摇头,一副我搭档的伤心事我是不会细说的表情,张佳乐几次张嘴却说不出一个字来,最后只能轻声又有些赧然地说,“那算了,我来吧……”

张佳乐按紧了嘴唇上的树叶,吹出婉转悠扬的哨声,一边吹着小调一边伸出手来在门口的魔法阵上方变换手势,指尖像是在画一幅随意的手指画,他搓起手指,随着一声清脆的响指声,魔法阵应声而破。

“走吧,进去了。”张佳乐像是有些心虚一样地走在前面,苏沐秋和叶修拖拖拉拉地在后面小声说话。

“心上的一道伤,也真亏你说得出口……”苏沐秋忍着笑,在有些昏暗的走廊里,他的眼睛像是收藏橱窗里的琥珀,泛着凝固了时间的光。

“我发誓我下面所说的内容比课本里的公式还接近真实——我们前面那个长头发年轻人,一定有不能告诉我们的小计划,”叶修朝张佳乐抬了抬下巴,“可不能小看他,他的评级只比你低了半级。”

“噢——”苏沐秋有些深意地拖着长腔点了点头,“那就看看吧。”

 

遗迹中粗壮的藤蔓盘桓交叉,有光从残留的玻璃窗照进来,张佳乐仿佛在跳着某种欢快舞蹈,顽皮而轻快地踩着地面上斑驳的光影前进,站在一束仿佛聚光灯一样的日光中回头跟叶修和苏沐秋说,“看清我刚才的落脚点了吗,踩到别的地方的话——”张佳乐笑了一下,“——可要后果自负。”

“看来我们年轻的小伙伴,果然有些事情没有和我们说……”苏沐秋的手掌掠过一截石柱上方,有暗红色的魔法阵在石柱表面一闪而过,“你看,这下陷阱的手段还挺高明。”

“以牙还牙,以眼还眼,”叶修拿却邪点了点某一块松动的地砖,“年轻人要接受自己过于自信的教训。”

张佳乐的登场像是童话故事里的神仙,毫无预兆,而且有着改变故事剧情的力量。

在佣兵协会还没出现时,雇佣兵们在小酒馆里交换情报,相约同去冒险,组成并不正式的冒险者小队,而自从佣兵协会出现后,任务的委托和接领就变得更加有组织有规律,可同时,也失去了原本属于佣兵们那一份独有的浪漫。

只有少数还对旧习惯有所保留的老牌浪漫派偶尔还会在酒馆中和别人谈论任务,也许张佳乐,就是其中一员。

“一个人的旅途难免孤单,何不借此机会认识新朋友呢?”火焰颜色头发的青年笑嘻嘻地端来一杯打出泡沫的鲜榨果汁。

“可我并不是一个人……”叶修指了指在吧台剥坚果的苏沐秋,“你看,我已经有同伴了。”

“我在说我自己是一个人,”被抢白了的张佳乐也不生气,笑眯眯地把话接了下去,“我在找一个合作的机会。”

小酒馆里暂时组成的小队就这样一同进入了遗迹内部,去找寻那传说中由独角兽之王留下来的宝藏。

 

“这之后的路,就完全没有一点情报了……”张佳乐拍了拍手,“好运!”

“……谢了?”苏沐秋有些迟疑地表达了感谢。

“不客气,”张佳乐一边转着弹夹一边说,“其实我在跟我自己说呢。”

一切都源于并不确切的启示:

“敲门人不是你的朋友,你应在篱笆上绕满荆棘,为所有房间上锁。”

老国王和王子们产生了分歧,最后王子们决定带着多数的族人回到魔法森林中,年老的独角兽国王则选择守着他最后的宝藏消失在历史中。他按照启示里说的那样,在通往皇宫深处的路上布满了层层机关。

“在篱笆上绕满荆棘。”

虽然独角兽国王留下的宝藏听起来十分诱人,但这些荆棘最终还是绊住了大部分人的脚。

也不知道是谁不小心触发了一路都没有触发的陷阱机关,即便是像他们这样的雇佣兵好手,面对来自四面八方的威胁,也难免手忙脚乱起来。

魔法,箭矢,刀锋,爆炸。

“张佳乐!”叶修侧身打了个滚,以一个有些不雅的动作趴在地上,在爆炸声中大声地朝对面喊,“前面的地面,大概都不能碰,我们走窗台,分开走,在那个木门下汇合,怎么样?”

“好主意!”其实张佳乐根本看不清叶修的身影,有石球和冰矢分别从他的左右两边飞来,他只是在射击间隙大声喊了回去。用金属子弹击碎石球,用火焰子弹融化冰棱,他的打法一向华丽奔放,连他自己也被包裹在魔法和爆炸所引发的光影和烟雾中,只剩下一个影影绰绰的身影。

走廊的地板上铺着打磨光滑的大理石地砖,天花板上挂着一溜吊灯,两侧的墙上有肖像画和装饰用的窗框,每隔一段距离还立着金属烛台,一点也不难想象,若是有幸能见到皇宫鼎盛的时期,这里是怎样一副富丽堂皇的景象。

而对叶修他们来说,大理石地砖下潜藏杀机,只能舍弃地面的道路,转而攀着吊灯,烛台架,画框和窗台前进。

张佳乐一手抓着吊灯,另一只手中的猎寻枪管口喷出绿色的火焰,打掉了迎面飞来的小魔物,他像是穿行在丛林中的灵长动物,从一个落脚点跳到另一个落脚点上,在这么短暂的时间里,他还不忘看一眼另一边的情况。他暗中观察叶修不止这一次,那个说自己不会一丁点魔法的战斗法师,确实在这一路上都没有半点使用魔法的痕迹,那杆看起来威力十足的战矛在他手里,和一根普通的长矛没有什么区别。

在这片大陆上,武器各式各样,魔法系统种类繁多,组合起来的方式更是数不胜数,但在这些无法完整列举的攻击方法中,有一条无法击破的准则:

魔法攻击只能由魔法招数化解,物理攻击也只能以物理手段还击。

张佳乐的手枪上刻有魔法阵,一些特殊的子弹中也有魔法能量,可以同时兼顾魔法和物理攻击,苏沐秋是枪手,叶修是不会使用魔法的战斗法师,两个人的攻击技能全是物理系的,按照道理来讲,面对同样的危险时,本应是张佳乐更轻松些。

然而连张佳乐本人也感到诧异,为什么叶修和苏沐秋的进度更快,看上去也更加游刃有余一些。他在某个前进的间歇中留意对面,终于找到了原因。

配合。

张佳乐的余光瞄到对面叶修和苏沐秋同时引发了两个机关,苏沐秋落脚的墙面塌陷下去,里面弹出了数柄寒光森森的冰刀,与此同时,一只中型的召唤兽从魔法阵中蹿出来,朝叶修张开了长满森森獠牙的嘴,隐约可以看见身体深处的晶体。

苏沐秋手中的枪威力不足,不能在极短的时间内击碎所有的冰刃,而叶修的战矛长度不够,无法直接击碎召唤兽身体深处的晶体。

张佳乐本能地想要拔枪相助,却看到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背靠着彼此的叶修和苏沐秋在没有丝毫交流的情况下,反手握住了对方的武器。

苏沐秋挥着战矛击碎了冰刃,有星屑一般的碎片落在他的额发上,转瞬即逝,而叶修倒抓着苏沐秋的手枪,手臂几乎伸入召唤兽的喉咙,张佳乐还以为那些白花花的牙齿会咬断叶修的手臂,然而他听到一声细微的喀拉声,被击碎了能量晶体的召唤兽瞬间消解,如同海滩上被冲毁的沙子城堡一样消失。

依靠默契得不可思议的配合,叶修和苏沐秋行云流水地化解了这一次危机。

就在张佳乐看得目瞪口呆的同时,他也同时触发了两个机关。

绷簧声后是来势汹汹的羽箭,光影闪过,冰雾和冷焰火同时向他卷来,张佳乐连滚带爬地往前蹿去,一边忙着在墙壁和天花板上闪转腾挪,一边抽空用猎寻回击,手忙脚乱狼狈不堪,衣袖被挂破,头发稍被火焰烧出卷曲的末端。

察觉到对方情况的叶修忍不住开口,他声音不大,刚好够张佳乐听清楚。

“你行不行啊?”

张佳乐无暇回答,又连着翻了几个滚,堪堪躲开了几个连环触发的机关,看着对面仿佛共用一个大脑的两个人,忍不住喊了回去:

“有搭档了不起啊!”

苏沐秋说:“是啊。”

叶修说:“是了不起啊。”

张佳乐撑着墙壁跳上吊灯,抱着那些枝枝蔓蔓的金属,荡秋千一样晃了几个来回才躲开那些嗖嗖飞来的铁箭矢,同时听到这样的答案,胸中的怒火足以融化金属。

 

这一次困难重重冒险旅途的重点,是一个大箱子,里面装满了珍宝,这一切都是毫无疑问的。

张佳乐又拍了拍手,“一路上合作愉快,但是——”他忽然扣动手中猎寻的扳机,“——咱们还是现实点,以完成任务为优先吧!”

霎时烟雾四起,光影大盛,张佳乐迅速地把宝箱中最显眼的王冠揣进了怀里,任务结束,虽然对叶修他们两个有些不好意思,可谁让雇佣兵的世界就是这样冷酷无情呢。

烟尘散开了些,张佳乐忽然愣在了原地,他看到叶修周身浮现的魔法炫纹,以及他手掌中间那个刺目的魔法阵。

“说得对,”苏沐秋晃了晃手中的画册,“完成任务当然是最优先的,我们可是称职的雇佣兵。”

“合作愉快,不过还是到了说再见的时候。”叶修双手推出,从遥远的地方响起了比之前更大的爆炸声。

什么不会魔法,骗人的,叶修不仅会使用魔法,还在张佳乐埋伏在来时路上的小陷阱上都做了手脚,刚才一股脑全部引爆,现在他们觉得地板都在跟着颤动,张佳乐想动却动不了,最简单的禁足咒,是什么时候下在他脚下的他完全没有意识到,他盘算了一路,反而成为了落入陷阱的那个。

张佳乐气得跳脚——当然,情感上的,可别忘了那个该死的禁足咒还在发挥着他的效果——喊出了他从始至终,对叶修最正确的两个字评价:

“骗子!”

 

这一骚动甚至还引来了附近的山贼,他们在遗迹门口堵到了单枪匹马的张佳乐,年轻的弹药专家像他的手雷一样,只差一个引线就能爆发,而那些不知好歹的山贼,就成为了那引燃了爆炸的导火索。

当张佳乐一个人力战山贼集团时,叶修和苏沐秋惬意地躺在山坡上,将张佳乐打斗时的光影当做烟花欣赏。

弹药专家实现了他们初见时的诺言,他在夜空下准备了一场盛大的烟花表演。

“其实我们跟他要的东西根本不一样……”苏沐秋说,“他只拿了索图林的王冠,而我们的目标则是这个,独角兽王珍藏的画册。”

“是吗……?”叶修皱着眉毛,“我没注意。”

“是啊。”苏沐秋翻了个人冲着笑了起来,焰火照亮了整个夜空,还有苏沐秋明亮的眼睛。

也不知是谁先忍不住,两个人滚做一堆哈哈大笑起来,直笑得眼泪都出来。

 

还记得天空中落下第一片雪花的时刻吗,仿佛是鸿蒙初开一般,那片晶莹洁白的六角形雪花有神奇的力量,能安抚整个宇宙中所有的喧闹,让世界变得安静而温柔。

如同现在叶修和苏沐秋之间的气氛,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们停下了那有些夸张的大笑,看着对方的眼神变得温柔,空气里也生出一丝甜蜜的味道,这一丝若有若无的香气又酿成了氤氲,暧昧的味道在他们两个人中间游荡来回。如果要为这样的发展找一个理由,那一定是因为烟花太美丽,而映在对方眼中的星光又太过缱绻。

感谢他们的默契,让他们在皇宫遗址里无间地配合,然而也正因为这该死的默契,这时任何话语都显得多余。金色和红色的焰火光芒照亮了星空,如同爱情花朵在心房盛开的那一瞬。

叶修犹犹豫豫地凑上前去,碰了碰苏沐秋弯起的嘴角。

在短暂而温暖的触碰后,苏沐秋依然保持着那个微笑,“想好啦?”

叶修又贴过去,这一次吻在了正确的地方,他坚定地,没有一点偏差地,吻在了苏沐秋的嘴唇上。

这个甜蜜而浪漫的吻结束后,叶修说:“在我的申请表上,你,我的介绍人,和我的关系可是‘伴侣’,我现在只是做一些分内的事罢了。”

之前还表现得游刃有余的苏沐秋忽然涨红了脸。

“不用怀疑,是的,我看见了。”叶修也有些难为情地别开了脸,被焰火照亮的那一瞬,可以看到他幸福又羞涩的表情。

若只能写一首诗,则没有比这更美好的场景了,灿烂星河,炫丽烟花,他们在微风中亲吻所爱的人温柔的嘴唇。

 

不过也别忘记独自奋斗的张佳乐,在战斗接近尾声时,他终于尝到了体力不支的感受,咬牙苦苦支撑了几个回合,被对手抓到了破绽,就在他心中一凉以为他一世英名断送于此的时候,有人挥着重剑稳稳地落在了他身前替他挡下了攻击。

森林中带有草木气息的威风穿过他的发丝,夏夜的星空明亮无比,重剑挥舞时切割风会发出低啸,朝他伸出手的剑客和他一样年轻:

“我看你技术不错,和我搭档怎么样?”

 

那就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The End



评论 ( 12 )
热度 ( 193 )

© 近看学校 | Powered by LOFTER